一群麻省数学天才组成黑杰克赌博社团赢遍天下,最终却土崩瓦解

说起大学的社团,恐怕很多同学会联想到各类兴趣小组,公益小组,或者体育小组……
然而,对于著名风险投资基金总裁Semyon Dukach来说,大学时参加社团的经历,却成了他一生都绕不开的话题。

一切只因为,这位风投大佬读大学时曾是麻省理工最神秘的学生社团——“黑杰克社”的骨干成员。
这个由一帮麻省的在校学生组成的“世界最牛大学社团”,竟然一边读书,一边破解了“21点扑克牌”的获胜秘诀,训练出了惊世骇俗的赌技,
在整个90年代血洗拉斯维加斯,摩纳哥等一干世界级赌场……

而Dukach本人,不仅是当年的黑杰克社的带头大哥,也是多年来唯一一位公开真实身份,讲述黑杰克社真实故事的内部成员。
这个凭借天才的头脑搅翻世界各大赌城的故事,让我们从头说起……

 

赌神训练营

Semyon Dukach于1968年10月出生在莫斯科,他有过人的数学天赋,早早地开启了学霸模式。
1979年,11岁的Dukach随父母移民美国,后来先是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了计算机科学本科学位,之后又继续进麻省理工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。

90年代初的麻省校园,依旧是美国高技术领域创新的摇篮,这里汇集了美国最聪明的大脑和最富有创新精神的研究者,
大胆激进的学术氛围让Dukach如鱼得水,正当他本人埋头于学术的时候,一则另类的大学社团的招新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……

一个名叫黑杰克社的大学社团招新了,要求很简单:
热爱数学,肯吃苦耐劳。

出于好奇,从小就喜欢数学的Dukach立刻跑去申请。
和创社人一接触,Dukach才知道,原来,黑杰克社是三个爱玩“黑杰克”(又称“21点”扑克游戏)的学长组建的,他们都来自数学,计算机,或者物理系的学生,共同特点就是数学一流。

一开始,大家只是切磋玩“21点”的乐趣和技巧,交流一下里面蕴藏的数学问题。
1992年初,黑杰克社创始人M先生的一个提议,最终让神秘的黑杰克社彻底闻名全世界:
破解“21点”的玩法奥秘,招募新人,训练之后去全世界的赌场挑战……
Dukach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招募进来,成为了最新一批的社员。

“21点”扑克游戏发源于法国,玩法很简单,就是用除开大小王之外的52张牌发牌,玩家牌的点数只要比对手高,且没有超过21点就算赢。

具体来说就是,大家手中扑克以点数计算:2至9,按其原点数计算;K、Q、J和10牌都算作10点(一般记作T,即ten之意);A 牌(ace)既可算作1点也可算作11点,由玩家自己决定(当玩家停牌时,点数一律视为最大而尽量不爆,如A+9为20,A+4+8为13,A+3+A视为15)。
由于一局是玩到一副牌发完为止,因此,已经玩过的牌和对局,对后面的牌局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。

相比于其他赌博游戏,“21点”更像数学问题。
也因此,黑杰克社的创始人才萌生了“用大脑挑战赌场”的想法,他们决心要玩一把大的,通过训练社员算牌的能力,赌遍拉斯维加斯

1992年3月,黑杰克社新成员招募完成,大家签署了协议,表明参加社团的目的是进行数学实验和分析。
在赌场“赚”到的钱,社员能分到10%,其余的钱都上交社团,实验截止1999年12月31日为止。

一支全新的“赌神”团队就这样组建完成了,主要成员包括:

“大玩家”Dan。

“观察员”Kattie。

合伙人John

“智囊”M先生。

当然,还有外号“俄罗斯人”的Dukach本人。

刚进社团时Dukach非常开心,仿佛找到了组织:
“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遇到一大群和我有相同爱好的人,我渴望和一帮聪明人一起完成一件大事。”
但Dukach很快就发现,要挑战世界最厉害的赌场,也不是那么容易,就算是他这样聪明的学霸,也是要掉几层皮的。

M先生立刻对Dukach等人进行了每天几小时,持续了长达半年的高强度魔鬼训练……
除了熟练掌握已经研究出的算法公式外,

每个人还要迅速掌握算牌的三条诀窍:
1.基本策略
2.高低牌计算
3.团队合作。

就这样,黑杰克社的成员每天不断练习,练习,直到最终掌握算牌技巧。
Dukach更是从20几名成员里脱颖而出,率先成为能在强干扰环境中冷静调整策略,极少数能顶住压力保持头脑清醒的人。

Dukach事后感慨:
比拿博士学位都难……

之后,黑杰克社的成员们也一个个通过了考核,毫不夸张地说,至此,麻省理工的黑杰克社,成了一个隐藏着数十位世界一流赌神的大学社团……

 

血洗世界赌城

训练完成,黑杰克社决定,是时候放Dukach等人出山,去真正的赌场赢钱,检验训练成果了。
于是,Dukach首先去了一个印第安人开的小赌场去小试了一下牛刀,
虽然只是积累赌场的经验,但一口气赢了好几万美元的感觉,依然让Dukach兴奋到睡不着觉。

M先生则在躲在远处暗中观察,确保队员们没有犯基本策略的错误。
到了1992年7月,Dukach等几个人正式踏上了进军拉斯维加斯,挑战世界一流赌场的旅程。

黑杰克社跟Dukach等人约法三章,不喝酒,不乱跑,不鬼混,一心一意把牌玩儿好。
Dukach周末飞去了拉斯维加斯,第一次去赌城他有些紧张,身上揣着15万美元的赌本。
到了赌场,首先跟Katie碰了面,之后,Dukach假扮成俄罗斯军火商,穿上皮夹克,擦上名贵的古龙水,Katie则扮作军火商的女友。
Dukach玩牌,Katie负责算牌,不久,Dukach以上洗手间为名,把位子让给Katie。
第一次两人配合出击,竟然就赢回了10万美金!

有了带头大哥Dukach打头阵,黑杰克社的成员开始纷纷出击,从那以后,麻省理工的几十名学生,日常生活变成了这样:
周一到周五认真上课,学习,做实验,
到了周五晚,从波士顿出发坐飞机去拉斯维加斯玩“21点”,车轮大战48小时,不喝酒不泡吧,一直赌到周日,
然后带着满载而归的现金回到波士顿,继续做回大学生……

回来之后,黑杰克社的成员还要填一系列的表格,写总结报告,将数据录入电脑进行“实验分析”。

为了避免引起赌场的注意,他们很少在一直在同一个赌场薅羊毛。
有时候,黑杰克的成员们还会转移去加勒比海的赌场,或者亚特兰大城,甚至还换地方跑去欧洲“做实验”。

一周末赢几万,几个月赢几十万,黑杰克社这个秘密的大学社团,就在这样成了一台运转精良的赌博机器,在不知不觉中血洗了拉斯维加斯,摩纳哥,加勒比海等世界各大赌城……
随着赚的钱越来越多,Dukach等黑杰克社成员也越来越习惯了这样诡异的双重身份:
平日的校园里,他们身穿朴素的T恤,俨然一群钻研学术的天才大学生。
周末,他们衣着光鲜地出现在世界各大知名赌场,这时候,他们的身份是“俄罗斯军火商”,“性感女模特”,“摇滚歌星”,“南方土豪”……

他们的赌技越来越娴熟,黑杰克社里部分之前亏了钱的队员也渐渐开始盈利,有人甚至彻底翻盘。
最牛的是,有一天晚上,Dukach当主牌手,Dan和Katie做观察员,三人配合,在12秒内赢了75000美金

而到了1993年6月,出道才两个月的黑杰克社,就从全世界各大赌场赢了净利43万多美金……

黑杰克社的麻省高材生们,一直过着不为人知的双重生活。
他们在周末的身份,另一半不知道,家人不知道,老师,教授们也都统统不知晓。

享受着拉斯维加斯的极致奢华的生活,金钱,香车,豪华套房,这些曾醉心于学术的天才学子们,同样不能抵御诱惑。
渐渐地,黑杰克社的行为开始偏离了他们的初衷。
他们不再以“挑战赌场,验证科学”为目的,而是一心迷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有的社员,一次普通的出行也非要用私人飞机……
而另一位黑杰克成员,则坚决要把自己的婚礼定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凯撒宫举办。

心态失衡导致成员们频频出错,大师兄Dukach其中一次注意力不集中,算错了牌,几分钟内就输掉了15万美金,筹码很快就输光了,
那个周末,他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了拉斯维加斯。

 

分崩离析

到了1993年的夏天,黑杰克社的社员们不断从拉斯维加斯的各大赌场“薅羊毛”,净利润高达数百万美元。
黑杰克社还嫌不够,又新招募了一批新骨干,在Dukach等人的带领下,40多位赌牌经验丰富的麻省理工高材生继续四面出击,在各赌场疯狂“薅羊毛”,
贪婪让他们逐渐丧失了过去的低调,最终引起了拉斯维加斯“赌场侦探”的注意。

一位名叫Anderson的“赌场侦探”盯上了Dukach,Anderson本人对赌博游戏没什么研究,却有另外一项过人之处:
对人的面孔过目不忘,对赌客的微表情,身体语言也非常在行。
他经过长时间观察,发现Dukach和同伙们并没有出老千,却总能赢很多钱。

另一方面,他偷偷查到了Dukach的证件,发现这位衣着光鲜的俄裔小哥只有25岁:
“一个25岁的‘俄国军火商’,谁信?而且军火商从不带枪,只带大把现金。”

Dukach终于被Anderson逮住,Anderson威胁要根据内华达州赌场法律逮捕他,要求他从此再也不准踏进这间赌场。

接下来的几个月,Anderson顺藤摸瓜,又找到了Dukach这群人的共同来源:
他们都来自马萨诸塞州,居住的地址都靠近一个著名的学府——麻省理工大学。

于是,Anderson在大胆推测后,果断直扑Dukach等人的老巢,在麻省理工的校友名册里,把几个年轻人的照片挨个核对,结果证实了侦探的猜想:
一个来自麻省理工的“赌神社团”,就此为世人所知晓……

1993年秋天,越来越多的黑杰克社成员被揪出身份后,登上了赌场的黑名单。黑杰克社面临就此瓦解的局面。
这时候,带头大哥Dukach又站了出来,他带着几个同学和社员去了欧洲,想从大西洋对岸另起炉灶,东山再起,
然而事与愿违,蒙特卡洛赌场直接抓住了他们,并一干二脆告知Dukach等人:
在欧洲的赌场,用脑子算牌也是违法的!

之后,Dukach带着黑杰克社的一拨人,又想通过化妆易容偷跑去赌场“薅羊毛”,但很快就又被揪了出来。

Dukach另起炉灶的团队一直扛到1995年,他们一度招募了60名新成员,在5个城市的赌场里分散活动,延续了黑杰克社最后的香火,据说总共赢下了400万美金,成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麻省理工黑杰克社(分支)团队。

然而,靠玩牌赌钱的人生,终究和当初的梦想背道而驰。
到了90年代末,Dukach终于彻底厌倦了一味追逐金钱的生活,加上社员们屡屡因为分钱的问题闹出矛盾,他决定金盆洗手。

最终,血洗世界各大赌场近10年的,来自麻省理工的“赌神社团”——黑杰克社,终于土崩瓦解……

带头大哥Dukach,在后半生彻底离开了赌桌,他后来开了一家电脑公司,专心做起了自己最钟爱的IT。

再后来,他一心在互联网界深耕,逐渐转变成为风投界的大佬。
尽管认识他的人,依旧对他过去黑杰克社的那段经历念念不忘,但Dukach本人却尽可能回避不谈。
他曾经对媒体无限感慨到:
“赌桌上的钱,来得快,去得也快,赢得再多,它们也仿佛从来不属于你自己。
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可当初没有选择那样的生活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